易俗社 刘毓中、王永易、樊新民、孟小云《烙碗

搜狐新闻

易俗社 刘毓中、王永易、樊新民、孟小云《烙碗

发布日期:2020-06-18 浏览次数:

刘毓中,字秀山,1896年出生于临潼县。1912年入易俗社乙班学艺,师承李云亭,工须生、老生。1928年离开易俗社,协助其父(“木匠红”刘立杰)经理秦钟社,1932年改组新声社。1946年回陕后在尚友社、晓钟剧校、陕西省立剧校戏曲专修班等搭班演戏并授艺课徒。1950年重返易俗社,任该社主演兼新生部教练。1952年全国第一届戏曲汇演,以《卖画劈门》一剧获得演员一等奖,被京剧大师马连良称为“衰派老生一绝”。文革中,身心受到迫害。1981年,西安市文化局为其举办了从艺七十周年庆贺演出。1982年8月14日病逝,享年87岁。

演员表:

刘子明——刘毓中

马氏——王永易

保柱——樊新民

定生——孟小云

易俗社 刘毓中、王永易、樊新民、孟小云《烙碗计》

[剧本] 《烙碗计》(全折)

(刘毓中演出本)

剧 中 人 物

刘子明——老 生 定 生——娃娃生

马 氏——彩 旦 保 柱——小 丑

马 氏:(板壳子)

青布衫子蓝布裙,打扮起来赛观音。

那日我从大街过,人人叫我马柳神。

世上三恶,蝎子老虎妖婆。别人娃害死,自己娃怀里抱着。

老身刘门马氏,前几日将弟媳赶门在外,家丢定生那个奴才,

每日里哭哭啼啼,我不免将保柱娃唤近前来,与我定上一计,

将他害死,将来员外这份大家产就是我和我娃的,保柱走来!

保 柱:保柱生的怪,眉毛向前栽。

听得姑母唤,步蹬溜出来。

马 氏:保柱!

保 柱:听见咧,我给她不言传。

马 氏:保柱!我的小老子!

保 柱:哎?

马 氏:这娃,叫你,你不答应,叫小老子你答应啥呢?

保 柱:你叫保柱,娃正走呢,叫小老子碰到头子上了!

马 氏:啥头子?

保 柱:姑母,碰到话头子上了!

马 氏:我娃快进来,外边冷的很!

保 柱:姑母在上,孩儿捺揖!

马 氏:咋是捺揖?

保 柱:姑母呀!我在大街市上见了三朋四友,孩儿与他作上一揖,

他便与孩儿还上一揖,今与你作一揖,好比长虫吸扁担!

马 氏:此话?

保 柱:直棍一条!孩儿我不是吃了亏了!

马 氏:好娃呢,大不与小还礼!

保 柱:如此,姑母在上,孩儿有礼。

马 氏:免礼,我娃坐了。坐了!

保 柱:你将儿唤出来,有何事办?

马 氏:前些日子赶走一个,今日又出去了一个,家丢定生那个奴才每日啼哭,你与我定上一计将他害死!

保 柱:定计害人呀!如今我学好了,不敢咧!

马 氏:瓜娃!这份大家产你要不要?

保 柱:当然要呢!

马 氏:那你帮我定上一计将那定生害死,将来这一份大家产岂不是我和我娃的嘛?

保 柱:好,好!姑母你我想来。

马 氏:我娃快想,快想。

保 柱:姑母,你将我那定生兄弟唤进前来,将他浑身衣服脱去,赐他扫帚一把,赐我皮鞭一个,命他前后院子扫雪,雪中扫出干灰还则罢了,如其不然,叫我一拖把把他打死!

马 氏:好娃呢,雪中哪有干灰嘛?

保 柱:这你是害人呢!

马 氏:妙计,妙计!定生走来!

保 柱:定生兄弟走来!

定 生:黄鹰抓去空中燕,儿在家中盼母还。

伯母呼唤,只得去见。伯母万福。

马 氏:前一福,后一福,老鸦抓你娘屁丫骨!

定 生:伯母你上气和谁来?

马 氏:我就和你来!我就和你来!我就和你来!

定 生:你和孩儿便怎么样?

马 氏:一把一把抓着样!一把一把抓着样!

定 生:苦!伯伯呀!

保 柱:姑母,把娃吓哭咧!

马 氏:嘿!嘿!晦!伯母和我娃取笑哩!来来来!我娃把帽子卸了!

定 生:孩儿我冷的要紧!

马 氏:伯母给你换新的呀!

定 生:怎么有新的?

马 氏:给我娃换新的呀!

定 生:保柱哥,解带带,卸帽帽!

保 柱:叫我先戴上。

定 生:你咋戴我的帽子?

保 柱:哥给你当帽架子呢!

定 生:伯母!给儿取新的来!

马 氏:甭急,你把这袍袍也脱了!

定 生:儿身上冷的要紧!

马 氏:给我娃有新的!

定 生:怎么?还有新的?保柱哥!解钮钮,拉袖袖!

保 柱:这一下把娃掀到沟里去!叫我先穿上。

定 生:你怎么把我衣服穿去了?

保 柱:哥给你当衣服架子呢!

定 生:伯母,给儿换新的来!

马 氏:给你换呀么!来!我问你个话,你给邻居对门讲,伯母我是脚后跟抹脂油,是个后婚,可是你说来?

定 生:喔是好话,还是瞎话?

马 氏:去!问你保柱哥去!

定 生:保柱哥!伯母说,她是脚后跟抹脂油,是个后婚。这是个好话还是瞎话?

保 柱:是个瞎好话!

定 生:咋是个瞎好话?

保 柱:好我的兄弟呢!事看谁办,法看谁犯,再是哥说来,就是瞎不过的瞎话!

定 生:再是我说来?

保 柱:是你说来?是好不过的好话!

定 生:好话?

保 柱:好话嘛。

定 生:好话,是我说来,是我说来。

马 氏:啊!你向我处来,你来!好奴才。

(唱):可恼定生好大胆,叫骂伯母欺了天。

叫保柱快把家法看,管叫你一命丧黄泉。

保 柱:姑母,姑母!你只顾打娃呢!咋把佛前一炉香忘了些?

马 氏:哟!把这大事都忘了。保柱过来,赐你皮鞭一个,赐他扫帚一把,

命他前后院中扫雪,雪中扫出干灰还则罢了,倘若扫不出干灰,

把他一顿打死!不要他活!

保 柱:能散伙!

马 氏:定生过来!你伯伯回来,今天之事不许对他讲,倘若给你伯伯讲,

我把鸡罩子罩在你头上,烧一锅开水,往你头上一浇,叫你浑身

有肉无皮!

定 生:我不敢。送伯母。

马 氏:谁叫你送。

堂前把子教,佛前一炉香, 有人叫骂我,叫他出疔疮。

保 柱:送姑母。

马 氏:我娃免送。

  • 新浪新闻
  • 新浪新闻